回顾纳帕谷葡萄酒最近的10个年份

随着科技的发展,年份带来的挑战比过去要小很多,但毋庸置疑年份依然是一个影响葡萄酒产量、风格和质量的重要因素。正因如此,人们总会对教科书般的伟大年份念念不忘,并为之啧啧赞叹,也为挑战性的年份唏嘘不已。本文将目光转至美国加利福尼亚州(California)的纳帕谷(Napa Valley),简单地回顾一下近10个纳帕年的状况。

2018年

平稳的生长季和大丰收可以说是纳帕谷2018年份的关键词。这一年的天气很讨喜,2月降雨充沛,随后迎来阳光充足、天气温和的春季,葡萄开花期得以延长,在此之后的坐果期和开花期均在风和日丽的天气中度过。夏季和秋初天气平稳,白昼温暖,夜晚凉爽,既没有不约而至的暴雨,也没有突如其来的极高温,葡萄缓慢而平静地积累风味物质并健康地成熟。

葡萄的采摘自8月中旬开始,比2017年晚了一周左右。酿酒师和酒农们对这一年抱有极大的期许。成熟葡萄的颜色、风味和酸度都令人惊艳,酿酒师们预计这一年份的葡萄酒将拥有相当优秀的平衡性、丰富的风味和优雅的风格。

纳帕谷葡萄种植者联盟(Napa Valley Grapegrowers)的主席保罗·戈德伯格(Paul Goldberg)总结道:“这个生长季节最突出的特点便是稳定,天气的和顺也让葡萄园内的各个因素保持稳定状态,最终种植出来的果实质量非常好。”

2017年

2017年对于纳帕谷来说是一个不悲不喜的年份,虽然中间的小波折不断,但酿酒师和酒农们都巧妙地应对了。葡萄酒的总体质量过关,但产量低于以往平均水平。

冬末春初雨量充沛,葡萄藤蔓活力十足。整个春季天气温和,部分地区花期延长。6月,一场反常的冰雹快速袭过,零零星星地带来一些破坏。夏季经历了三次极高温天气,9月初甚至有一些葡萄面临脱水的威胁,所幸没过太久,凉爽的天气便及时降临,使得葡萄的糖分水平恢复正常。10月8日,纳帕谷90%的葡萄已经采摘完毕,但10月底采收期才结束。

2016年

2016年的生长季开始得很早,以理想天气开始,并伴随10月14日首场大幅度暴雨的来临结束,整个过程堪称完美。7月和8月的天气情况相对稳定,气候温和,生长季后期依然是温和的天气,葡萄能够缓慢并完美地成熟。酿酒师们对这一年份的葡萄酒极为满意,甚至将之称为连续第五个葡萄酒品质卓越的纳帕年。

2015年

2015年是一个令人感慨的高质低产年份。由于天气异常温暖,这一年的生长季在冬末春初便开始了,葡萄发芽和开花都提早了不少。然而在开花高峰期的5月,天气转冷,葡萄坐果不均,这直接导致了2015年的产量比此前三年的平均产量低了很多。这一年是有史以来采收期开始最早的年份之一,7月22日便已经开始采摘用于酿造起泡酒(Sparkling Wine)的葡萄,10月中旬整个纳帕谷的葡萄采摘工作已基本结束。为了保证葡萄酒的品质,酿酒师和葡萄园的工人们采用手工和光学分拣器两种方式筛选葡萄,以确保用以酿酒的果实皆为品质上乘、成熟度佳。

2015年另一个不理想的因素便是降雨量,这一年的降雨大约是往年正常降雨量的75%,尤其是生长季初期,葡萄藤经历了较长的干旱期,所幸后来旱情有所缓解。相对干燥和温暖的天气让2015年的葡萄果粒较小,风味高度浓缩,尤其酿造出来的葡萄酒口感浓郁,风味集中。

2014年

2014年的主旋律是酿酒葡萄早熟高质。虽然干旱和纳帕谷南部的大地震让2014年增添了不少波折,但最终的葡萄酒质量是令人欣慰的,人们纷纷用“品质佳”、“风味富有深度”和“卓越”等词去形容该年份的酒款。

该年份的天气以干旱为开端,在2月下旬和3月上旬迎来大雨,及时给萌芽中的葡萄藤补充了急需的水分。由于天气温和,2014年的采收时间比往年早,7月30日开始采摘白葡萄品种,整个纳帕谷的葡萄采摘于10月的第3周便结束了。采收期并不十分平静,8月24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影响了小部分酒庄。

2013年

“早熟、平稳顺利和卓越”可以说是2013年份的关键词,该年份与2012年很相似——天气温暖干燥,生长季很讨喜,葡萄酒产量和质量双丰收。

春季温暖干燥,葡萄发芽早,有助于保持树冠的活力从而控制果实的大小。开花和坐果时期天朗气清,6月下旬至7月初有一小段高温浪潮,但影响不大,其余时间的天气表现良好,温度也都保持在对葡萄生长有利的范围之内,葡萄顺利经过转色期并完美成熟。

天公作美,2013年份的葡萄酒产量可观,成熟度极佳,具有“史诗般”的品质。葡萄酒巨擘罗伯特·蒙大维(Robert Mondavi)和安迪·贝克斯托福(Andy Beckstoffer)一致认为这是纳帕谷葡萄酒史上最佳的十个年份之一。蒙大维说:“我们能够酿造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优雅的葡萄酒……2012年和2013年的葡萄酒将能经受住任何时间的考验。”

2012年

2012年是纳帕谷毋庸置疑的伟大年份,经典和完美是它的主旋律,整个生长季拥有教科书般的天气。

风和日丽的春季为2012年份开了个好头,葡萄顺利发芽,并稳定地开花、坐果。夏季漫长而顺利,白昼温暖,光照时间长,夜晚雾气笼罩,天气凉爽,较大的昼夜温差帮助酿酒葡萄积累了足够的酸度和风味物质,并让其缓慢成熟。夏末的小雨一直持续到葡萄达到完美成熟状态的时期,保证了果实的品质。这一年纳帕谷的酿酒葡萄成熟度相当令人欣喜,酸度和糖分之间也达到完美的平衡。2012年葡萄的产量比过去两年的平均产量要高一些,但酿酒师们为了酿造出品质优异的葡萄酒,有意降低产量,只采用最为精致的果实酿酒,所以最终的成酒产量与过去几年基本持平。

对于这个品质和质量皆优异的年份,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给予了96分肯定。更为难得的是,2012年是唯一一个同时被罗伯特蒙大维、罗伯特·帕克和安迪·贝克斯托福(Andy Beckstoffer)誉为“伟大”的年份。

2011年

2011是纳帕谷富有挑战性的一个年份。潮湿的冬春季节拉开2011年的序幕,降雨一直持续到6月中旬,葡萄园常常笼罩在云层下,再加上冷凉的天气,葡萄花期推迟,部分地区坐果受到较大影响。采收季晚于以往的年份,并伴随着秋季的暴雨,十月中旬降雨量达到高峰。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凉爽的年份,夏季生长期尤为漫长,给予了葡萄充足的时间成熟。霉菌、腐烂是2011年采收时期需要应付的挑战,所幸这只是影响了葡萄数量,对其品质没有太大的伤害。

第一批用于酿造起泡酒的葡萄采收开始于8月29日,霞多丽(Chardonnay)的采收在10月中旬大雨过后,产量稍有下降,但品质可观,潜在酒精含量低,最终成酒的口感和结构都相当不错,且余味悠长。

梅洛(Melot)是2011年的惊喜,大部分人都认为纳帕谷2011年份的梅洛是很成功的。凉爽的天气让这一年份的梅洛拥有黑樱桃和李子的风味,且口感纯净,风格偏向于清新的一面。这一年份的纳帕谷葡萄酒产量虽然不高,但果味突出,口感、结构和质地平衡,风格清新活泼。

2010年

2010年过程略为曲折,却迎来了令人欣喜的结果。这是一个令酿酒师一会儿惊喜一会儿担忧的年份。过去三年均为干旱天气,2010年,雨水终于回归纳帕谷并拉开了生长季的序幕。葡萄萌芽、开花和坐果都比往年早了两周,降雨天气带来的云雾让葡萄藤逃过了春季的霜冻。夏季比往年凉爽,但酒农们需时刻保持警惕以防止霉菌和虫害的威胁。

8月下旬遇到了两天极高温的天气,葡萄藤树冠稀薄,抵挡不住灼热的太阳,以致于一些地区的部分葡萄受到不同程度的晒伤。9月初,尤为凉爽的天气回归葡萄园,但这样的天气并没有持续太久便迎来了小阳春,并持续了较长时间,这给葡萄带来了美妙的风味和深邃的颜色。采收季节来得晚而短暂,总体产量不高,但果实风味浓缩,品质讨喜,酿酒师们为此极为兴奋。这一年的葡萄酒风味非常集中,口感很复杂,富有结构,质地优雅,是典型的欧式风格。

2009年

2009是大自然恩赐之年,各方报告和数据都显示,酿酒师和酒农们皆对2009年的天气状况感到十分满意。从阿尔巴利诺(Albarino)到仙粉黛(Zinfandel)等葡萄均表现良好,品质卓越。虽然结果如意,但2009年以几场霜冻作为开端,不过幸好强度不大,酿酒师和酒农们无需过于费神都能应付。暮春时节迎来及时雨,免去了浇灌的工作,6月的温暖天气有助于抑制树冠的过度生长,让葡萄藤将活力集中于果实。采收期间工作也一切如常,并没有太多波折。(文/Estella)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

   “红酒世界网”是全球葡萄酒搜索平台,华人圈中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时尚生活网站。关注微信号“wine-world”,搜索酒款酒庄,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葡萄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