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尚男爵:贵族传承,成就经典与传奇

波尔多(Bordeaux)1855分级中的61家列级庄(Grand Cru Classe)向来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其中有少数的酒庄更是备受关注,而在这些酒庄中,有一座充满贵族气质的酒庄,它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角——碧尚男爵酒庄(Chateau Pichon-Longueville Baron)。

图片来源:Chateau Pichon Baron

近日,碧尚男爵酒庄发布了最新的官方宣传视频。视频中能清晰地看到酒庄优越的葡萄园风土、精英的酿酒团队、精益求精的酿酒工艺及精致的城堡建筑。接下来就让我们深入地了解一下这座底蕴深厚的酒庄。

贵族底蕴与时代气息

翻开碧尚男爵那长长的历史画卷,你会对蕴藏在它身上的贵族气质有更深刻的了解。酒庄的诞生得从皮埃尔·鲁臣(Pierre Desmezures de Rauzan)说起。17世纪时,皮埃尔·鲁臣在大名鼎鼎的拉图城堡(Chateau Latour)和玛歌酒庄(Chateau Marguax)担任主管,于是便在拉图附近买下了一些地块,建立了鲁臣庄园(Enclos Rauzan)。1694年,女儿出嫁,这些优质地块的一部分便成了嫁妆,带入了雅克·碧尚男爵(Baron Jacques Pichon de Longueville)家族。自此,酒庄成形,后来的历史也颇为出名。1850年,酒庄一分为二,也就成了我们今天所知道的碧尚男爵和碧尚女爵酒庄(Chateau Pichon-Longueville-Comtesse-de-Lalande),这两座酒庄后来在1855分级中都被列入二级庄(Second Growth)。

图片来源:Chateau Pichon Baron

碧尚家族掌管酒庄长达两个世纪后,1933年碧尚男爵酒庄被布迪尔家族(Bouteiller Family)收购,历经了50多年的峥嵘岁月,酒庄再次转手,于1987年被法国第二大保险集团安盛(AXA Millessimes)收购,从此进入了一段新的传奇时期。

优越风土与精良团队

从酒庄的历史便可看出葡萄园风土的不俗。碧尚男爵酒庄的葡萄园与拉图城堡的葡萄园相邻,占地73公顷,园内土壤以砾石为主,还含有大颗的鹅卵石以及沙土,排水性良好,这对于葡萄的生长来说,简直像是天堂。此外,葡萄园的底层土具有良好的持水性,能够在必要时为葡萄藤补充适当的水分。葡萄园毗邻吉伦特河(Gironde),属于海洋性气候,温和的气候及适当的土壤条件为酒庄出产高品质的酿酒葡萄奠定了基础。

图片来源:Chateau Pichon Baron

除了优越的风土,碧尚男爵酒庄的成功还归功于它背后的团队。目前,酒庄的总经理为克里斯汀·希利(Christian Seely),他自2001年开始管理酒庄。毕业于英士国际商学院(Institut Europeen d’Administration des Affaires,简称INSEAD)的希利常常身着西装,打着蝴蝶领结,给人以严肃而活泼之感。与他共同打理酒庄的还有技术总监让-雷纳·马蒂侬(Jean-Rene Matignon)和丹尼尔·洛斯(Daniel Llose),他们分别于1985年和1987年加入安盛集团,酿酒经验非常丰富。

碧尚男爵总经理克里斯汀·希利在红酒世界直播间

内外兼修,气质迷人

碧尚男爵城堡的外观极具特色,一眼望去,一池碧水倒映着城堡的画面总是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让人过目不忘。这座城堡于1851年修建,带有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特色,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之后酒庄新建的酒窖恢宏大气,倒映在水面上也格外引人注目。

除了其精致的外观,碧尚男爵酒庄在葡萄酒的酿造上也同样优秀。他们坚信酿制高品质葡萄酒的第一步在葡萄园,因此酒庄对葡萄园的打理十分细致,他们力求每一个步骤的精准,以确保酿酒葡萄的品质。酒庄葡萄园每公顷的植株为9,000棵,在管理葡萄园时,酒庄尊重自然。为了保证葡萄的最佳状态,酒庄采用人工的方式采摘葡萄,经过层层筛选,成熟度最佳的葡萄才能用于酿造葡萄酒。在发酵期间,酒庄每天都会对每个发酵罐进行监测,发酵完成后的葡萄酒经挑选后会进入橡木桶陈年,期间每3-4个月酒庄会用传统的蜡烛方式换桶,将酒液与沉淀物分离。调配时,酒庄也极为谨慎,品尝过40多种酒之后,才会选取最好的酒液用于正牌酒,这些酒液在新橡木桶中熟成3个月后,酒庄会再次进行品鉴,决定最终配比,正牌酒通常会在新橡木桶陈年18-20个月。

强劲风格葡萄酒

碧尚男爵酒庄的正牌酒能够展现出波雅克的浓郁与复杂,其风格优雅而富有力量,风味十分丰富,单宁强劲,一般具有较大的陈年潜力。此外,酒庄还生产两款副牌酒,分别为碧尚男爵酒庄副牌红葡萄酒(Les Tourelles de Longueville, Pauillac, France)及碧尚男爵狮鹫红葡萄酒(Les Griffons de Pichon Baron, Pauillac, France)。这两款副牌酒风格活泼,同样也具有迷人的特质,它们一般更适宜早饮。

图片来源:Chateau Pichon Baron

近些年,碧尚男爵酒庄一直保持着极高的水准,被人们誉为“超二级庄”(Super Second),其2016年的期酒以98-99分在詹姆斯·萨克林(James Suckling)公布的百大期酒名单中名列第二,被萨克林誉为“传奇年份1990年之后的又一巅峰力作”。(文/Crystal)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

   “红酒世界网”是全球葡萄酒搜索平台,华人圈中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时尚生活网站。关注微信号“wine-world”,搜索酒款酒庄,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葡萄酒。

初识意大利葡萄酒分级制度

意大利与法国并称全球葡萄酒产业的两大巨头,但在上世纪60年代前,意大利于国际市场上的发展前景并不被看好,因为当时意大利没有像法国一样行之有效的AOC制度,消费者难以在种类繁多的意大利葡萄酒中甄别出潜在的品质美酒。不过好在从1963年开始,意大利逐步建立、并完善自己的分级制度。如今,意大利的葡萄酒从入门至最高级共分为4个等级:

一、日常餐酒(Vino da Tavola,简称VdT)

这是意大利葡萄酒中最基础的入门级别,这类葡萄酒的酒标上会标注“Vino da Tavola”。这个级别的葡萄酒通常为大批量生产的平价酒,没有太多的生产法规限制,唯一的要求就是必须在意大利本国内生产,但宽松的条件也为生产商的创意提供了“沃土”,不少具有创新性的葡萄酒都来自这个级别。而该级别的葡萄酒多内销,较少在国际市场上流通,当你到意大利度假时,走进一家意大利餐馆,最有可能品尝到的葡萄酒就来自VdT级。

二、地区餐酒(Indicazione Geografica Tipica,简称IGT)

仅从名字,想必大家就可以猜想到,这个级别意味着特定产区或地区酿制的、具有地方特色的葡萄酒,其酿酒葡萄必须有85%以上来自所标定的产区,且须由当地的生产商酿造。其实在上世纪60年代、分级制度一开始确立之时,并没有IGT这一等级。后来在1992年之时,为了将一些不符合更高级别法规要求的优质葡萄酒与日常餐酒区分开来才应运而生。这些葡萄酒中的典型代表就是大名鼎鼎的“超级托斯卡纳(Super Tuscan)”。超级托斯卡纳开创性地将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梅洛(Merlot)等国际葡萄品种与本土葡萄品种桑娇维塞(Sangiovese)进行调配,成就了品质不输甚至优于更高等级的葡萄酒。

三、法定产区葡萄酒(Denominazione di Origine Controllata,简称DOC)

DOC与法国的AOC类似。DOC在1960年代——分级制度一开始建立时,就与VdT一同确立。该级别旨在鼓励生产商注重葡萄酒的品质并保护意大利葡萄酒的国际声誉。相对前两个等级,DOC葡萄酒要满足的生产法规要严格得多,如要在指定产区内生产、使用规定的葡萄品种酿造、成酒的酒精度需至少满足一个最低定量等。目前,意大利共有超过300个DOC, 每个DOC对葡萄酒生产都有各自的具体要求。严格的要求意味着更高的品质,所以DOC葡萄酒通常比一般的IGT和VdT葡萄酒品质更高,更具有产区特色,价格也更高。

四、优质法定产区级葡萄酒(Denominazione di Origine Controllata e Garantita,简称DOCG)

这一级别是意大利葡萄酒的最高等级,生产法规也最为严格,除了要符合DOC的所有要求外,还需要经过比DOC更长的熟化时间、通过国家农业部的检测及在产区内装瓶等。DOCG虽以产区为单位授予头衔,但产区内的酒庄若想生产DOCG葡萄酒必须单独申请,且此前还需要有至少5年的DOC经历。每一款DOCG葡萄酒的酒瓶上都配有国家官方编码的粉色封条。

在意大利的所有产区中,最初被评为DOCG的产区仅有5个,分别为巴罗洛(Barolo)、巴巴莱斯科(Barbaresco)、基安帝(Chianti)、布鲁奈罗蒙塔希诺(Brunello di Montalcino)和高贵蒙特布查诺(Vino Nobile di Montepulciano),这5个DOCG至今仍叱咤酒业风云,不负盛名。而截止目前,意大利DOCG的数量共有超过70个。(文/Mollie)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

   “红酒世界网”是全球葡萄酒搜索平台,华人圈中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时尚生活网站。关注微信号“wine-world”,搜索酒款酒庄,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葡萄酒。

红酒世界2018波尔多期酒品鉴:碧尚女爵酒庄

四月初的波尔多(Bordeaux),人头攒动,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沁人的酒香。各大酒评家云集于此,穿梭于各酒庄之间进行桶边试饮。红酒世界团队亦在探访多座名庄后,于4月5日应邀前往位于波雅克(Pauillac)的碧尚女爵酒庄(Chateau Pichon-Longueville Comtesse de Lalande),参加其期酒(En Primeur)品鉴会,这也是2018年波尔多期酒周(En Primeur Week)公开品鉴的最后一天

碧尚女爵酒庄大门

碧尚女爵酒庄在1855分级中位列二级庄,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7世纪。1850年,时任庄主约瑟夫·碧尚-朗格维尔男爵(Baron Joseph de Pichon-Longueville)去世后,其名下的葡萄园和酒庄一分为二,其中由3个女儿继承的部分形成了如今的碧尚女爵酒庄,由2个儿子继承的部分则发展为碧尚男爵酒庄(Chateau Pichon-Longueville Baron)。

在历任继承人的不懈努力下,碧尚女爵酒庄一直保持着稳定的高水平,现已成为业界公认的“超二级庄”。酒庄现任酿酒顾问为雅克·博赛诺(Jacques Boissenot),他同时也是波尔多五大一级庄中的拉菲古堡(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拉图城堡(Chateau Latour)和玛歌酒庄(Chateau Margaux)的酿酒顾问。碧尚女爵曾入选知名酒评家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的“波尔多神奇20(The Magical 20)”名单;此外,它还连续多年盘踞Liv-ex“百强佳酿”榜单,足见其品质与市场表现力。

在酒庄工作人员的热情接待下,红酒世界团队参观了葡萄园和酿酒车间。据介绍,以雨季开始、旱季结束的2018年份,虽略有波折,但得益于葡萄成熟季时近乎完美的天气,最终产出的葡萄果实成熟度高,糖分理想,各项品质指标都十分可观。许多人预测由此酿出的葡萄酒将拥有相当高的集中度和浓郁度。

碧尚女爵酒庄葡萄园

2018年5月31日,碧尚女爵酒庄总经理兼酿酒师尼古拉斯·古拉米勒(Nicolas Glumineau)曾作客红酒世界直播间,与大家分享碧尚女爵葡萄酒背后的故事。在直播中,古拉米勒先生提到,在混酿中,除占比最大的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还使用了较高比例的梅洛。因此碧尚女爵酒庄红葡萄酒不但拥有由赤霞珠和波雅克产区风土带来的强劲紧密的单宁结构,也保持着梅洛清新、柔和且丝滑的特性,平衡性极佳。

碧尚女爵酒庄酿酒车间

葡萄酒与葡萄科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Wine and Vine Science)教授阿克塞尔·马沙尔(Axel Marchal)认为,就葡萄酒风格而言,波尔多2018年份的葡萄酒果味甚至可能会比2016年份更加浓郁。在这样一个充满惊喜的年份,碧尚女爵酒庄的表现更是令人惊艳。

在新鲜出炉的《葡萄酒观察家》(Wine Spectator)2018年份高分期酒榜单中,碧尚女爵酒庄红葡萄酒(Chateau Pichon-Longueville Comtesse de Lalande, Pauillac, France)获得了97-100分的潜在满分。在《葡萄酒爱好者》(Wine Enthusiast)的2018年份波尔多左岸高分期酒榜单中,碧尚女爵也以96-98分占据一席之位。

酒庄工作人员向红酒世界团队介绍碧尚女爵2018年份期酒

参观完酒庄后,本次行程的重头戏——期酒品鉴也终于正式开始了。2018年碧尚女爵酒庄红葡萄酒以樱桃酒、李子和黑莓果干的风味为核心,伴有甜美的烟草、烘烤香草、雪松和新鲜的泥土香气。石墨的气息提供支撑,香气集中而悠长,非常完整。红酒世界团队在品鉴中均被这款酒优异的品质折服,并一致认为它是2018年份水准极高的葡萄酒之一。相信经过时间的打磨,这款如今仍在桶中熟化的2018年碧尚女爵酒庄红葡萄酒会沉淀得愈发复杂迷人。

品鉴用酒

伴着不舍的心情,红酒世界团队结束了碧尚女爵酒庄期酒探访之行。4月1日至4月5日期间,在红酒世界苗健董事长的带领下,红酒世界团队还应邀参加了拉菲古堡、拉图城堡、木桐酒庄(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玛歌酒庄、侯伯王庄园(Chateau Haut-Brion)和白马酒庄(Chateau Cheval Blanc)等一众波尔多顶级名庄的期酒品鉴会。红酒世界后续还将持续关注2018年波尔多期酒相关资讯,及时送上各大酒评家及权威酒评机构最新评分,敬请留意。(文/River)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

   “红酒世界网”是全球葡萄酒搜索平台,华人圈中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时尚生活网站。关注微信号“wine-world”,搜索酒款酒庄,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葡萄酒。

年份报告:可以读的品质和味道

俗话说,葡萄酒是七分原料,三分酿造。也就是说,酿酒葡萄的品质和风格是影响成品葡萄酒品质最重要的因素。葡萄酒不懂人类的语言,而年份报告却可以帮助你理解有关它的一切。

一、谁在陈述年情

每年都有酒评家或评鉴机构发布年份报告,对某一年葡萄生长情况及年度天气情况作出概括性的描述和评论。由于葡萄酒的品质不到开瓶那一刻是不会有定论的,所以年份评价及预测会对这一年份的葡萄酒价格产生影响。又由于每个地区的酒庄都拥有不同的局部条件,所以,出具这样一份概括性的年份报告是很有难度的。

詹姆斯·萨克林(图片来源:www.jamessuckling.com)

丽莎·佩罗蒂布朗(图片来源:www.robertparker.com)

在所有年份报告中,最具影响力的是葡萄酒早期阶段的年份报告,尤其是法国波尔多(Bordeaux)地区的期酒(En   Primeur)报告——由于波尔多地区多数酒庄都在期酒系统中,因此这类报告对酒庄和买家都十分重要。也正是因为葡萄酒初始阶段的预测最容易出现失准,所以,酒评家或评鉴机构通常会定期对重点年份的酒款进行重评(或因做了更全面的垂直或水平对比评鉴,又对评估报告进行修正)。

除酒评家以外,酒商也会对年份作出描述和预估,以更好地服务客户。当然,葡萄园年情的资深经历者是活跃于葡萄园的工作人员,每家酒庄也会根据自家的收获情况披露年份记录

二、什么是完美年份?

所谓完美年份,基本上可以用足光足热风调雨顺来形容。

首先,葡萄树开花宜早不宜晚,这就需要萌芽时期的温度宜早达到10℃且整体天气保持稳定。其次,葡萄果实的成熟期要有足够的水分帮助葡萄藤进行光合作用,用以积累糖分和风味物质。最后,采收期临近时,葡萄园又要恢复到干热状态,使浆果能够进一步调和完成成熟。

以上过程具体表现为:

45月,气温在10℃以上的天气就可催发发芽。冬季根部储存的碳水化合物通过运输组织以浆液的形式为萌芽提供营养。此时不能发生春霜,否则,正在生长的新枝会被折断。

67月,15℃以上的天气能使葡萄藤顺利地开花、坐果。这一阶段的天气要适宜,否则,多雨强风会影响传花授粉的媒介的工作。

79月,果实生长、变色、积累糖分。这个过程要求7月的天气要干燥,方便果实转熟,8月要有适中的热量及足够的雨水,用以协助光合作用。

911月,果实继续积累糖分,酚类物质成熟。这一阶段的天气条件宜温和,最好没有雨雾天气,光照要充足,温度要足够高,但太高会影响葡萄的新鲜程度和复杂度。

总的来说,对于大多数产区,好年份起码应该包括充足的光照,尤其是春天以及七、八月。普通年份的特征通常是阴冷潮湿,或者光照量未达标。

三、什么样的情况下即便年份很普通,葡萄酒的品质也会很高?

完美的年度天气往往是个别的,在实际情况中,葡萄园常常会遇到过冷、过热或者过干、过湿等非适宜天气,有时甚至会遇到强风、冰雹这样的极端天气。这些不适宜的天气常会影响葡萄果实的发育或最终的成熟程度,比如,如果葡萄园在夏季的降雨过多,葡萄果实的皮就会增厚,导致葡萄汁的涩味增多。当然,即便没能享受到风调雨顺的天气,葡萄园也不是没有长出高品质的果实的可能。

1. 起到缓解作用的异常天气

通常情况下,气候本来比较炎热或光照十足的地区,如果偶尔遇到较凉爽的天气,葡萄酒的品质反而会更高。

2. 适应性强的土壤

如果某座葡萄园拥有排水性极佳的深厚土壤,常常能在多雨的年份中免受一难。也就是说,即便某个地区遇到多雨潮湿的普通年份,有些酒庄的葡萄也可以质量非常高。

3. 品种互补

不同品种在发芽、开花和成熟阶段都有不同的时间要求和天气要求。比如,黑皮诺Pinot Noir)这种早熟红葡萄品种,其果实对高温和直射光线极为敏感,被灼伤(Coups de Soleil)的可能性很大;仙粉黛(Zinfandel)由于果串紧密,如果在收获季节遇到过多雨水容易感染疾病,遭受损失。

对于法国波尔多地区来说,酒农们会栽培不同品性的品种,用以平衡风险。也就是说,一旦天气发生意外情况,葡萄园可以达到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效果。以下是该地区最重要的三个葡萄品种的生长特性。

赤霞珠

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是一个晚熟的品种,所以很难完全成熟。波尔多的天气对于赤霞珠来说,热量和光照量都不算大,更多的时候无法让赤霞珠足够成熟。

梅洛

与大多数品种相比,梅洛(Merlot)开花较早,成熟期也偏早。由于这两个特性,梅洛在生长期间很可能长出大量的新枝和嫩芽。在春冬两季,梅洛容易遭受霜冻和干旱等灾害。此外,与赤霞珠等品种相比,梅洛的葡萄串较分散,果实更大,皮更薄,因此也更容易遭受霜霉病和叶蝉等病虫害,更容易被灰霉病侵染而腐坏。不过,梅洛对白粉病有着更为优良的抗性,而且在冷凉的年份也能够成熟。

品丽珠

品丽珠(Cabernet Franc)有类似赤霞珠的味道和结构,在冷湿条件下也能成熟,比赤霞珠的耐寒性更强。发芽期和成熟期都比赤霞珠早一些,因而易受病虫害的侵扰。在波尔多,品丽珠一直被用作赤霞珠和梅洛的保险品种。几种品种同时遭受天气灾害的风险较小,种植一定量的品丽珠可以有效保持葡萄酒质量的稳定。在右岸的圣埃美隆Saint-Emilion)产区,品丽珠被称为北塞(Bouchet

4. 积灾成顺及人工应对

如果某年春天来得过早,之后又伴随气温回降,甚至发生霜害,葡萄产量通常会下降,但同时活下来的葡萄藤及果实可能在未来生长得很好。多阳天气与高温相比,既能促进葡萄成熟,又不会使葡萄滋生病菌,更不会大幅度影响酸度,因此,如果葡萄园在高温的一年突然遇到晴朗天气下的冷干风,反而有利于葡萄缓慢均匀地成熟。

当然,像暴雨及冰雹这种不可预期的极端天气基本上不会对葡萄园产生什么正面影响。即便如此,管理人员如何应对非同寻常的天气也对可以影响葡萄的质量,比如,在极干旱天气下是否进行了滴灌,遇到不期而遇的坏天气是否提前或延迟采收

四、年份报告以外

天气状况及葡萄园的应急方式并不是影响年份葡萄酒表现的全部因素。比如,市场形势会影响酒庄是否要控制产量;社会历史因素也会对年份产出有影响,如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极端的病虫灾害也常席卷各葡萄园;如果某个年份天气很普通,酿酒师也可以凭借自己高超的技艺酿出美酒。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

   “红酒世界网”是全球葡萄酒搜索平台,华人圈中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时尚生活网站。关注微信号“wine-world”,搜索酒款酒庄,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葡萄酒。

喀龙园——荣耀与争议并存的纳帕名园

在纳帕谷(Napa Valley)的葡萄种植历史中,很少有葡萄园拥有能与喀龙园(To Kalon)匹敌的历史意义和知名度。它是纳帕谷最具代表性的葡萄园之一,出产了众多顶级佳酿。今天,红酒世界带大家一起来探索大名鼎鼎的喀龙园。

图片来源:www.beckstoffervineyards.com

一、喀龙园的位置和风土

喀龙园坐落在纳帕谷的中心地带,位于29号公路(Highway 29)和奥克维尔(Oakville)西部的山丘之间。葡萄园内风土条件极佳,冲积土和碎石赋予了土壤良好的排水性能,扬特维尔山(Yountville Hills)的遮挡作用使葡萄园的午后颇为凉爽,从而保留了果实的酸度和风味,为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和品丽珠(Cabernet Franc)等品种的种植提供了绝佳的自然环境。同时,葡萄园内也出产品质极佳的梅洛(Merlot)和长相思(Sauvignon Blanc)等波尔多(Bordeaux)葡萄品种。除了自然环境,喀龙园最令人称道的是这里克隆品种的多样性,每一克隆品种都有各自的特色和风格,给最终成酒提供了无限可能性。

图片来源:www.beckstoffervineyards.com

二、喀龙园的发展历史

1868年,被誉为纳帕谷葡萄酒行业先驱之一的亨利·沃克·克拉布(Henry Walker Crabb,也称Hamilton Walker Crabb)在奥克维尔附近购买了一片占地240英亩(约97公顷)的农地。起初,克拉布将这片葡萄园用于种植食用葡萄,但在不久之后他便沉迷于酿酒葡萄,并种植了超过200多种葡萄品种。1872年,克拉布建立了埃尔莫萨庄园(Hermosa Vineyards),开始酿造葡萄酒。到1878年,酒庄便已发展成产区内第三大葡萄酒生产商。

图片来源:www.beckstoffervineyards.com

1881年,克拉布购买了毗邻原有葡萄园的119英亩(约48公顷)土地,将葡萄园面积扩充到了359英亩(约145公顷)。1886年,克拉布正式将酒庄名改为“To-Kalon”,这个词在希腊语中意为“至美”。19世纪80年代末,克拉布又收购了葡萄园附近山坡上的165英亩(约67公顷)左右土地,但是直到1899年克拉布去世,这片土地也未被用来种植葡萄。

克拉布去世之后,酒庄被数次转手,并在1920年禁酒令(Prohibition)开始后正式关闭,之后又在1939年经历了一场严重的火灾。1950年,当时的主人马丁·斯特林(Martin Stelling)去世,葡萄园被分割成不同的小块出售,如今被6家所有者共同拥有。

三、喀龙园的拥有者

1. 蒙大维酒庄(Robert Mondavi Winery)

图片来源:www.robertmondaviwinery.com

从1966年开始,罗伯特·蒙大维(Robert Mondavi)就开始了他的喀龙园收购之旅,并在1978年成为喀龙园的最大地主。2004年,星座集团(Constellation Brands)收购了蒙大维酒庄及旗下产业,酒庄所拥有的喀龙园也成为了星座集团的资产。2005年,蒙大维酒庄开始实施一项耗时10年、耗资1,000万美元(约6,724万人民币)的喀龙园翻耕计划,以提高产出的果实的品质。

图片来源:www.robertmondaviwinery.com

这些葡萄园出产的赤霞珠被蒙大维酒庄用来酿制珍藏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 Reserve)、奥克维尔赤霞珠(Oakville Cabernet Sauvignon)等酒款。同时,酒庄还在葡萄园内种植了长相思,用以酿造喀龙园珍藏白富美(To Kalon Vineyard Reserve Fume Blanc),其中一批拥有60年树龄的老藤长相思则被用来酿造喀龙园I区白富美(To Kalon I Block Fume Blanc)。此外,蒙大维酒庄还在园内种植了梅洛、品丽珠、马尔贝克(Malbec)、味而多(Petit Verdot)、西拉(Syrah)和赛美蓉(Semillon)。

2. 安迪·贝克斯托福(Andy Beckstoffer)

图片来源:www.beckstoffervineyards.com

1993年,葡萄酒大亨安迪·贝克斯托福购得了柏里欧酒庄(Beaulieu Vineyard)所拥有的89英亩(约36公顷)喀龙园,这是克拉布在世时种植的359英亩园地中的一部分。1994年,贝克斯托福将园内的梅洛和味而多葡萄藤铲除,转而种植了多种赤霞珠和品丽珠克隆品种,同时他还采用现代葡萄藤棚架,缩短葡萄藤之间的空间,进一步提高了葡萄的品质。2007年,这片土地获得了“永远禁止进行非农业活动”的土地保护权。

沙德酒庄的酒款(图片来源:www.schradercellars.com)

贝克斯托福并不自己酿造葡萄酒,而是将葡萄卖给不同的酒庄和酿酒师,他们酿造的葡萄酒酒标上都可以标注“贝克托福喀龙园(Beckstoffer To Kalon Vineyard)”。贝克斯托福的客户包括沙德酒庄(Schrader Cellars)、秘境酒庄(Realm Cellars)、保罗·豪斯酒庄(Paul Hobbs)、卡特酒窖(Carter Cellars)和始终酒庄(Alpha Omega Winery)等。在出产的众多酒款中,以沙德酒庄的老斯巴克贝克斯托福喀龙园赤霞珠(Old Sparky Beckstoffer To Kalon Vineyard Cabernet Sauvignon)和CCS贝克托福喀龙园赤霞珠(CCS Beckstoffer To Kalon Vineyard Cabernet Sauvignon)最为著名,两款酒共获得了帕克团队(Robert Parker Team)14次满分,位居加州最贵葡萄酒行列。然而,沙德酒庄于2017年被星座集团收购,它与贝克斯托福的合约也将在2021年到期,届时沙德酒庄的酿酒葡萄或许会转由蒙大维酒庄提供。

3. 作品一号酒庄(Opus One Winery)

图片来源:en.opusonewinery.com

有着“美国酒王”之称的作品一号酒庄现由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家族和星座集团各占50%股权,由罗斯柴尔德家族经营管理。早在1980年,木桐酒庄(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的庄主菲利普·罗斯柴尔德男爵(Baron Philippe de Rothschild)与罗伯特·蒙大维正式共建作品一号酒庄之际,他就希望能拥有纳帕谷最好的葡萄园,于是,蒙大维酒庄便从自己拥有的喀龙园中出售了35英亩(约14公顷)园地给作品一号。

如今,包括从蒙大维酒庄购买和租赁的园地,作品一号酒庄对喀龙园的100英亩(约40公顷)葡萄园拥有实际控制权,这是作品一号红葡萄酒(Opus One, Napa Valley, USA)最主要的酿酒葡萄来源。

2014年作品一号红葡萄酒,点击图片即可购买

除上述三个最为主要的拥有者外,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C Davis)、德特家族酒庄(Detert Family Vineyards)和麦克唐纳(MacDonald)家族也在喀龙园拥有部分葡萄园。

四、与喀龙园相关的争议

3月18日,葡萄园之家(The Vineyard House)的所有者杰里米·尼克尔(Jeremy Nickel)向美国地区法院提起诉讼,控告星座集团拥有的与“To Kalon”相关的商标存在地理上的欺骗性错误描述,包含了一些并非葡萄园创建者于19世纪时种植的地块,要求废除相关的注册商标,并为自家的葡萄酒争取在酒标上使用“To Kalon”这一名字的权利。事实上,在喀龙园享有声誉和追捧的同时,围绕这个葡萄园的纠纷也是由来已久。

葡萄园之家(图片来源:www.tvhwines.com)

1. 喀龙园的覆盖范围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克拉布在世时拥有并种植的359公顷葡萄园毫无疑问属于喀龙园。但是克拉布并未种植的山坡上的165英亩园地以及之后马丁·斯特林于20世纪时扩充的275英亩(约111公顷)葡萄园是否能算作喀龙园的一部分?不同的拥有者和酒庄持有不同的意见。葡萄园之家所拥有的17英亩(约7公顷)园地便是位于山坡上的葡萄园,他们认为这部分葡萄园也拥有使用“To Kalon”这一名字的权利。安迪·贝克斯托福则表示:他们并不认为克拉布未用于种植葡萄藤的这块园地属于喀龙园。此外,在克拉布经营酒庄的过程中,他还从邻近的葡萄园购买了葡萄酿酒,这些葡萄园的拥有者也认为他们的葡萄园可以使用“To Kalon”这一名字,当然这一提议并未得到认可。

德特家族酒庄将位于山坡上的园地同样标为喀龙园(图片来源:www.detert.com)

2. To Kalon”是商标还是葡萄园?

蒙大维酒庄在1988年和1994年分别获得了“To Kalon”和“To Kalon Vineyard”的商标权。在蒙大维酒庄被星座集团收购后,星座集团便拥有了这两个商标的使用权,他们拒绝其他生产商在酒标上使用“To Kalon”。

2002年,沙德酒庄发布了2000年的喀龙园葡萄酒,并在酒标上标注“贝克斯托福原始喀龙园(Beckstoffer Original To Kalon Vineyard)”,这一行为立刻受到了蒙大维酒庄的上诉,贝克斯托福与沙德酒庄则提出反驳:“To Kalon”是一个地名,不应该成为一个以商业为目的的商标。最终诉讼结果和双方达成的协议并未对外公布,但贝克斯托福的客户拥有继续在酒标上使用“Beckstoffer To Kalon Vineyard”的权利。

蒙大维酒庄标有To Kalon Vineyard”的酒款(图片来源:www.robertmondaviwinery.com

这一结果也造成了人们的疑惑:喀龙园究竟是葡萄园还是商标?当生产商使用产自贝克斯托福喀龙园的葡萄酿酒并在酒标上写出葡萄园名时,酒款必须受美国烟酒税收贸易局(TTB)法规的限定:95%的酿酒葡萄都需来自这一葡萄园。但是当这个词作为蒙大维酒庄的商标出现时,它就不受法规的限制,可以出现在任何他们希望出现的酒标上。

此次葡萄园之家和星座集团的诉讼结果还未可知,但是无论什么样的风雨纠纷都不能消弭喀龙园及其出产的美酒佳酿的魅力。在一百多年的时光中,它曾拥抱辉煌,也曾走过萧瑟,最终造就了今天为世人称道的纳帕佳话——任凭风雨飘摇,稳立美酒殿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

   “红酒世界网”是全球葡萄酒搜索平台,华人圈中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时尚生活网站。关注微信号“wine-world”,搜索酒款酒庄,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葡萄酒。

喀龙园:荣耀与争议并存的纳帕名园

在纳帕谷(Napa Valley)的葡萄种植历史中,很少有葡萄园拥有能与喀龙园(To Kalon)匹敌的历史意义和知名度。它是纳帕谷最具代表性的葡萄园之一,出产了众多顶级佳酿。今天,红酒世界带大家一起来探索大名鼎鼎的喀龙园。

图片来源:www.beckstoffervineyards.com

一、喀龙园的位置和风土

喀龙园坐落在纳帕谷的中心地带,位于29号公路(Highway 29)和奥克维尔(Oakville)西部的山丘之间。葡萄园内风土条件极佳,冲积土和碎石赋予了土壤良好的排水性能,扬特维尔山(Yountville Hills)的遮挡作用使葡萄园的午后颇为凉爽,从而保留了果实的酸度和风味,为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和品丽珠(Cabernet Franc)等品种的种植提供了绝佳的自然环境。同时,葡萄园内也出产了品质极佳的梅洛(Merlot)和长相思(Sauvignon Blanc)等波尔多(Bordeaux)葡萄品种。除了自然环境,喀龙园最令人称道的是这里克隆品种的多样性,每一克隆品种都有各自的特色和风格,给最终成酒提供了无限可能性。

图片来源:www.beckstoffervineyards.com

二、喀龙园的发展历史

1868年,被誉为纳帕谷葡萄酒行业先驱之一的亨利·沃克·克拉布(Henry Walker Crabb,也称Hamilton Walker Crabb)在奥克维尔附近购买了一片占地240英亩(约97公顷)的农地。起初,克拉布将这片葡萄园用于种植食用葡萄,但在不久之后他便沉迷于酿酒葡萄,并种植了超过200多种葡萄品种。1872年,克拉布建立了埃尔莫萨庄园(Hermosa Vineyards),开始酿造葡萄酒。到1878年,酒庄便已发展成产区内第三大葡萄酒生产商。

图片来源:www.beckstoffervineyards.com

1881年,克拉布购买了毗邻原有葡萄园的119英亩(约48公顷)土地,将葡萄园面积扩充到了359英亩(约145公顷)。1886年,克拉布正式将酒庄名改为“To-Kalon”,这个词在希腊语中意为“至美”。19世纪80年代末,克拉布又收购了葡萄园附近山坡上的165英亩(约67公顷)左右土地,但是直到1899年克拉布去世,这片土地也未被用来种植葡萄。

克拉布去世之后,酒庄被数次转手,并在1920年禁酒令(Prohibition)开始后正式关闭,之后又在1939年经历了一场严重的火灾。1950年,当时的主人马丁·斯特林(Martin Stelling)去世,葡萄园被分割成不同的小块出售,如今被6家所有者共同拥有。

三、喀龙园的拥有者

1. 蒙大维酒庄(Robert Mondavi Winery)

图片来源:www.robertmondaviwinery.com

从1966年开始,罗伯特·蒙大维(Robert Mondavi)就开始了他的喀龙园收购之旅,并在1978年成为喀龙园的最大地主。2004年,星座集团(Constellation Brands)收购了蒙大维酒庄及旗下产业,酒庄所拥有的喀龙园也成为了星座集团的资产。2005年,蒙大维酒庄开始实施一项耗时10年、耗资1,000万美元(约6,724万人民币)的喀龙园翻耕计划,以提高产出的果实的品质。

图片来源:www.robertmondaviwinery.com

这些葡萄园出产的赤霞珠被蒙大维酒庄用来酿制珍藏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 Reserve)、奥克维尔赤霞珠(Oakville Cabernet Sauvignon)等酒款。同时,酒庄还在葡萄园内种植了长相思,用以酿造喀龙园珍藏白富美(To Kalon Vineyard Reserve Fume Blanc),其中一批拥有60年树龄的老藤长相思则被用来酿造喀龙园I区白富美(To Kalon I Block Fume Blanc)。此外,蒙大维酒庄还在园内种植了梅洛、品丽珠、马尔贝克(Malbec)、味而多(Petit Verdot)、西拉(Syrah)和赛美蓉(Semillon)。

2. 安迪·贝克斯托福(Andy Beckstoffer)

图片来源:www.beckstoffervineyards.com

1993年,葡萄酒大亨安迪·贝克斯托福购得了柏里欧酒庄(Beaulieu Vineyard)所拥有的89英亩(约36公顷)喀龙园,这是克拉布在世时种植的359英亩园地中的一部分。1994年,贝克斯托福将园内的梅洛和味而多葡萄藤铲除,转而种植了多种赤霞珠和品丽珠克隆品种,同时他还采用现代葡萄藤棚架,缩短葡萄藤之间的空间,进一步提高了葡萄的品质。2007年,这片土地获得了“永远禁止进行非农业活动”的土地保护权。

沙德酒庄的酒款(图片来源:www.schradercellars.com

贝克斯托福并不自己酿造葡萄酒,而是将葡萄卖给不同的酒庄和酿酒师,他们酿造的葡萄酒酒标上都可以标注“贝克托福喀龙园(Beckstoffer To Kalon Vineyard)”。贝克斯托福的客户包括沙德酒庄(Schrader Cellars)、秘境酒庄(Realm Cellars)、保罗·豪斯酒庄(Paul Hobbs)、卡特酒窖(Carter Cellars)和始终酒庄(Alpha Omega Winery)等。在出产的众多酒款中,以沙德酒庄的老斯巴克贝克斯托福喀龙园赤霞珠(Old Sparky Beckstoffer To Kalon Vineyard Cabernet Sauvignon)和CCS贝克托福喀龙园赤霞珠(CCS Beckstoffer To Kalon Vineyard Cabernet Sauvignon)最为著名,两款酒共获得了帕克团队(Robert Parker Team)14次满分,隶属加州最贵葡萄酒行列。然而,沙德酒庄于2017年被星座集团收购,它与贝克斯托福的合约也将在2021年到期,届时沙德酒庄的酿酒葡萄或许会转由蒙大维酒庄提供。

3. 作品一号酒庄(Opus One Winery)

图片来源:en.opusonewinery.com

有着“美国酒王”之称的作品一号酒庄现由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家族和星座集团各占50%股权,由罗斯柴尔德家族经营管理。早在1980年,木桐酒庄(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的庄主菲利普·罗斯柴尔德男爵(Baron Philippe de Rothschild)与罗伯特·蒙大维正式共建作品一号酒庄之际,他就希望能拥有纳帕谷最好的葡萄园,于是,蒙大维酒庄便从自己拥有的喀龙园中出售了35英亩(约14公顷)园地给作品一号。如今,包括从蒙大维酒庄购买和租赁的园地,作品一号酒庄对喀龙园的100英亩(约40公顷)葡萄园拥有实际控制权,这是作品一号红葡萄酒(Opus One, Napa Valley, USA)最主要的酿酒葡萄来源。

2014年作品一号红葡萄酒,点击即可购买

除上述三个最为主要的拥有者外,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C Davis)、德特家族酒庄(Detert Family Vineyards)和麦克唐纳(MacDonald)家族也在喀龙园拥有部分葡萄园。

四、与喀龙园相关的争议

3月18日,葡萄园之家(The Vineyard House)的所有者吉米·尼克(Jeremy Nickel)向美国地区法院提起诉讼,控告星座集团拥有的与“To Kalon”相关的商标存在地理上的欺骗性错误描述,包含了一些并非葡萄园创建者于19世纪时种植的地块,要求废除相关的注册商标,并为自家的葡萄酒争取在酒标上使用“To Kalon”这一名字的权利。事实上,在喀龙园享有声誉和追捧的同时,围绕这个葡萄园的纠纷也是由来已久。

葡萄园之家(图片来源:www.tvhwines.com

1. 喀龙园的覆盖范围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克拉布在世时拥有并种植的359公顷葡萄园毫无疑问属于喀龙园。但是克拉布并未种植的山坡上的165英亩园地以及之后马丁·斯特林于20世纪时扩充的275英亩(约111公顷)葡萄园是否能算作喀龙园的一部分?不同的拥有者和酒庄持有不同的意见。葡萄园之家所拥有的17英亩(约7公顷)园地便是位于山坡上的的葡萄园,他们认为这部分葡萄园也拥有使用“To Kalon”这一名字的权利。安迪·贝克斯托福则表示:他们并不认为克拉布未用于种植葡萄藤的这块园地属于喀龙园。此外,在克拉布经营酒庄的过程中,他还从邻近的葡萄园购买了葡萄酿酒,这些葡萄园的拥有者也认为他们的葡萄园可以使用“To Kalon”这一名字,当然这一提议并未得到认可。

德特家族酒庄将位于山坡上的园地同样标为喀龙园(图片来源:www.detert.com)

2. “To Kalon”是商标还是葡萄园?

蒙大维酒庄在1988年和1994年分别获得了“To Kalon”和“To Kalon Vineyard”的商标权。在蒙大维酒庄被星座集团收购后,星座集团便拥有了这两个商标的使用权,他们拒绝其他生产商在酒标上使用“To Kalon”。2002年,沙德酒庄发布了2000年的喀龙园葡萄酒,并在酒标上标注“贝克斯托福原始喀龙园(Beckstoffer Original To Kalon Vineyard)”,这一行为立刻受到了蒙大维酒庄的上诉,贝克斯托福与沙德酒庄则提出反驳:“To Kalon”是一个地名,不应该成为一个以商业为目的的商标。最终诉讼结果和双方达成的协议并未对外公布,但贝克斯托福的客户拥有继续在酒标上使用“Beckstoffer To Kalon Vineyard”的权利。

蒙大维酒庄标有“To Kalon Vineyard”的酒款(图片来源:www.robertmondaviwinery.com

这一结果也造成了人们的疑惑:喀龙园究竟是葡萄园还是商标?当生产商使用产自贝克斯托福喀龙园的葡萄酿酒并在酒标上写出葡萄园名时,酒款必须受美国烟酒税收贸易局(TTB)法规的限定:95%的酿酒葡萄都需来自这一葡萄园。但是当这个词作为蒙大维酒庄的商标出现时,它就不受法规的限制,可以出现在任何他们希望出现的酒标上。

此次葡萄园之家和星座集团的诉讼结果还未可知,但是无论什么样的风雨纠纷都不能消弭喀龙园及其出产的美酒佳酿的魅力。在一百多年的时光中,它曾拥抱辉煌,也曾走过萧瑟,最终造就了今天为世人称道的纳帕佳话——任凭风雨飘摇,稳立美酒殿堂。(文/Olivia)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

   “红酒世界网”是全球葡萄酒搜索平台,华人圈中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时尚生活网站。关注微信号“wine-world”,搜索酒款酒庄,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葡萄酒。

年份报告,可以读的品质和味道

俗话说,葡萄酒是“七分原料,三分酿造”。也就是说,酿酒葡萄的品质和风格是影响成品葡萄酒品质最重要的因素。葡萄酒不懂人类的语言,而年份报告却可以帮助你理解有关它的一切。
 
一、谁在陈述年情?
 
每年都有酒评家或评鉴机构发布年份报告,对某一年葡萄生长情况及年度天气情况作出概括性的描述和评论。由于葡萄酒的品质不到开瓶那一刻是不会有定论的,所以年份评价及预测会对这一年份的葡萄酒价格产生影响。又由于每个地区的不同酒庄都拥有不同的局部条件,所以,出具这样一份概括性的年份报告是很有难度的。
 
 
图片来源:www.jamessuckling.com
 
 
图片来源:www.robertparker.com
 
在所有年份报告中,最具影响力的是葡萄酒早期阶段的年份报告,尤其是法国波尔多(Bordeaux)地区的期酒(En Primeur)报告——由于波尔多地区多数酒庄都在期酒系统中,这类报告对酒庄和买家都十分重要。也正是因为葡萄酒初始阶段的预测最容易出现失准,所以,酒评家或评鉴机构通常会定期对重点年份进行重评(或因做了更全面的垂直或水平对比评鉴,又对评估报告进行修正)。
 
除酒评家以外,酒商也会对年份作出描述和预估,以实现对客户更好的服务。当然,葡萄园年情的资深经历者是活跃于葡萄园的工作人员,每家酒庄也会根据自家的收获情况披露年份记录。
 
二、什么是完美年份?
 
所谓完美年份,基本上可以用“足光足热”、“风调雨顺”来形容。
 
首先,葡萄树开花宜早不宜晚,这就需要萌芽时期的温度宜早达到10℃且整体天气保持稳定。其次,葡萄果实的成熟期要有足够的水分帮助葡萄藤进行光合作用,用以积累糖分和风味物质。最后,采收期临近时,葡萄园又要恢复到干热状态,使浆果能够进一步调和完成成熟。
 
以上过程具体表现为:
 
4至5月,10℃以上的天气就可催发发芽。冬季根部储存的碳水化合物通过运输组织以浆液的形式为萌芽提供营养。此时不能发生春霜,否则,正在生长的新枝会被折断。
 
 
6至7月,15℃以上的天气能使葡萄藤顺利地开花、坐果。这一阶段的天气要适宜,否则,多雨强风会影响传花授粉的媒介的工作。
 
7至9月,果实生长、变色、积累糖分。这个过程要求7月的天气要干燥,方便果实转熟,8月要有适中的热量及足够的雨水,用以协助光合作用。
 
 
9至11月,果实继续积累糖分,酚类物质成熟。这一阶段的天气条件宜温和,最好没有雨雾天气,光照要充足,温度要足够高,但太高会影响葡萄的新鲜程度和复杂度。
 
 
总的来说,对于大多数产区,好年份起码应该包括充足的光照,尤其是春天以及七、八两月。普通年份的特征通常是阴冷潮湿,或者光照量未达标。
 
三、什么样的情况下即便年份很普通,葡萄酒的品质也会很高?
 
完美的年度天气往往是个别的,在实际情况中,葡萄园常常会遇到过冷、过热或者过干、过湿等非适宜天气,有时甚至会遇到强风、冰雹这样的极端天气。这些通常情况下并不适宜的天气常会影响葡萄果实的发育或最终的成熟程度,比如,如果葡萄园在夏季的降雨过多,葡萄果实的皮就会增厚,导致葡萄汁的涩味增多。当然,即便没能享受到风调雨顺的天气,葡萄园也不是没有长出高品质的果实的可能。
 
1. 起到缓解作用的异常天气
 
通常情况下,气候特征本来比较炎热或光照十足的地区,如果偶尔遇到较凉爽的天气,葡萄酒的品质反而会更高。
 
2. 适应性强的土壤
 
 
如果某座葡萄园拥有排水性极佳的深厚土壤,常常能在多雨的年份中免受一难。也就是说,即便某个地区遇到多雨潮湿的普通年份,有些酒庄的葡萄也可以质量非常高。
 
3. 品种互补
 
不同品种在发芽、开花和成熟阶段都有不同的时间要求和天气要求。比如,黑皮诺(Pinot Noir)这种早熟红葡萄品种,其果实对高温和直射光线极为敏感,被灼伤(Coups de Soleil)的可能性很大;仙粉黛(Zinfandel)由于果串紧密,如果在收获季节遇到过多雨水容易感染疾病,遭受损失。
 
对于法国波尔多地区来,酒农们会栽培不同品性的品种,用以平衡风险。也就是说,一旦天气发生意外情况,葡萄园可以达到“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效果。以下是该地区最重要的三个葡萄品种的生长特性。
 
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
 
这是一个晚熟的品种,所以很难完全成熟。波尔多的天气对于赤霞珠来,热量和光照量都不算大,更多的时候无法让赤霞珠足够成熟。
 
梅洛(Merlot)
 
 
梅洛发芽早,容易受霜冻影响
 
与大多数品种相比,梅洛开花较早,成熟期也偏早。由于这两个特性,梅洛在生长期间很可能长出大量的新枝和嫩芽。在春冬两季,梅洛容易遭受霜冻和干旱等灾害。此外,与赤霞珠等品种相比,梅洛的葡萄串较分散,果实更大,皮更薄,因此也更容易遭受霜霉病和叶蝉等病虫害,更容易被灰霉病侵染而腐坏。不过,梅洛对白粉病有着更为优良的抗性,而且在冷凉的年份也能够成熟。
 
品丽珠(Cabernet Franc)
 
品丽珠有类似赤霞珠的味道和结构,在冷湿条件下也能成熟,比赤霞珠的耐寒性更强。发芽期和成熟期都比赤霞珠早一些,因而易受病虫害的侵扰。在波尔多,品丽珠一直被用作赤霞珠和梅洛的“保险”品种。几种品种同时遭受天气灾害的风险较小,种植一定量的品丽珠可以有效保持葡萄酒质量的稳定。在右岸的圣埃美隆(Saint-Emilion)产区,品丽珠被称为“北塞(Bouchet)”。
 
4. 积灾成顺及人工应对
 
如果某年春天来得过早,之后又伴随气温回降,甚至发生霜害,葡萄产量通常会下降,但同时活下来的葡萄藤及果实可能在未来生长得很好。多阳天气与高温相比,既能促进葡萄成熟,又不会使葡萄滋生病菌,更不会大幅度影响酸度,因此,如果葡萄园在高温的一年突然遇到晴朗天气下的冷干风,反而有利于葡萄缓慢均匀地成熟。
 
当然,像暴雨及冰雹这种不可预期的极端天气基本上不会对葡萄园产生什么正面影响。即便如此,管理人员如何应对非同寻常的天气也对可以影响葡萄的质量,比如,在极干旱天气下是否进行了滴灌,遇到不期而遇的坏天气是否提前或延迟采收。
 
四、年份报告以外
 
天气状况及葡萄园的应急方式并不是影响年份葡萄酒表现的全部因素。比如,市场形势会影响酒庄是否要控制产量;社会历史因素也会对年份产出有影响,如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极端的病虫灾害也常席卷各葡萄园;如果某个年份天气很普通,酿酒师也可以凭借自己高超的技艺酿出美酒。(文/Salem)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

   “红酒世界网”是全球葡萄酒搜索平台,华人圈中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时尚生活网站。关注微信号“wine-world”,搜索酒款酒庄,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葡萄酒。

詹姆斯·萨克林:2018年是波尔多的卓越年份

每年4月初的波尔多期酒周(Bordeaux En Primeur Week),许多知名的酒评家都会前往波尔多,拜访酒庄,与庄主、酿酒师和工作人员交流,并且品尝新年份的葡萄酒。詹姆斯·萨克林(James Suckling,以下简称JS)也不例外,在走访了67座酒庄,品鉴了超过1,100款期酒后,他在个人网站上宣布,2018年是波尔多的卓越年份。

木桐酒庄期酒品鉴

JS在报告中写道:对于波尔多而言,2018年是独特的一年,生长季中出现了糟糕的状况,但最终还是酿造出了许多美妙的佳酿,它们果味成熟美妙,具有深度,单宁精致、强壮,潜在的清新感令人印象深刻。

许多人都认同,波尔多2018年是一个优秀的年份,可以媲美近年来的20152016年份。但在JS看来,它可以成为一个历史性的伟大年份,比肩201020091989年,甚至是19821959年。部分人认为这一年份葡萄酒的品质不一致,这因为他们也许将风格的多样性与品质混为一谈了。

JS还在报告中特意列举了一组数据,在他所品的1,1002018年期酒中,80%的酒款得到90分以上的分数。而2016年期酒和2015年期酒中,这一比例分别为69%70%,由此可以看出2018年份品质之卓越。

拉菲古堡期酒品鉴

同时,JS表示,2018年份是新一代酿酒师发挥作用的年份。拉菲古堡(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的掌门人赛斯吉娅·罗斯柴尔德(Saskia de Rothschild)和金钟酒庄(Chateau Angelus)的庄主斯蒂芬妮·宝德里沃尔(Stephanie de Bouard-Rivoal)等新生一代从父辈手中接过家族产业,开始施展拳脚。她们不囿于传统,不断尝试新的方式来打造更好的葡萄酒,最终交出了令人满意的成绩。在JS的期酒评分中,拉菲古堡与金钟酒庄均得到了99-100分的潜在满分。

金钟酒庄酒窖

以下是JS评出的高分期酒榜单,其中有3款获得满分,11款获得99-100分。

以下是JS3款满分酒的评价:

花堡红葡萄酒(Chateau Lafleur, Pomerol, France

这款酒口感中段的甜美果味令人难以置信,隐含着成熟的李子与醋栗的风味。现在香气已经非常馥郁,酒体饱满,口感紧致,单宁完美地融入葡萄酒之中,余味非常惊艳。酒款如此具有力量感,兼具精致感。目前稍显内敛,但已经非常令人愉快。

木桐酒庄红葡萄酒(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Pauillac, France

对于这款酒,我有些无言以对。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从未遇到一款年轻的木桐葡萄酒能富有泥土气息且深刻地反映土壤特征。当然,我没有品尝年轻时的19451959年份木桐,但我很幸运能在生命中有幸品尝过数瓶。这是一款真正反映风土的葡萄酒,如此富有层次,如此浓郁,拥有精致且惊艳的单宁。

帕图斯酒庄红葡萄酒(Petrus, Pomerol, France

这款酒令我无言以对,它是如此馥郁、浓稠,散发绝妙而成熟的果味,伴随着香料、深色莓果、核桃、榛子和甘草的气息,还有紫罗兰与泥土的芳香。酒体饱满,单宁尤为明显,但精致而美妙。余味似乎无穷无尽,令我想起了卓越的1998年份。

除了以上的期酒外,还有许多名庄佳酿获得98分以上的高分,包括侯伯王庄园(Chateau Haut-Brion)、里鹏酒庄(Le Pin)、白马酒庄(Cheval Blanc)和柏菲酒庄(Chateau Pavie)等酒庄。(文/Shirley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

   “红酒世界网”是全球葡萄酒搜索平台,华人圈中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时尚生活网站。关注微信号“wine-world”,搜索酒款酒庄,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葡萄酒。

探索宝嘉龙的本质:高雅、匀称、平衡、优雅而卓越

作为梅多克(Haut Medoc)四产酒村之一,圣朱利安Saint-Julien没有一级庄,但这里85%的葡萄园归属于列级庄(Grand Cru Classe),其中最优秀的几家甚至可与一级庄比肩今天我们的主角便是圣朱利安“超二级庄”的领头羊之一——宝嘉龙城堡Chateau Ducru-Beaucaillou

宝嘉龙城堡在1855分级中位列二级庄,地处波尔多左岸(Left Bank),北邻波雅克(Pauillac),南接玛歌(Margaux),其葡萄酒风格正是结合了二者的优点,集力量和优雅于一身,被誉为圣朱利安的精华及典范。自20世纪后半叶以来,在波利(Borie)家族的掌管下,酒庄生产的顶级美酒层出不穷,频揽名家盛赞,宝嘉龙城堡也因此跻身“超二级庄”之列。

 有着“葡萄酒皇帝”之称的著名酒评家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对宝嘉龙向来毫不吝惜赞美之词,他形容道,“宝嘉龙的本质是高雅、匀称、平衡、优雅而卓越的”。自1982年起,宝嘉龙城堡红葡萄酒8次获得帕克的“Extraordinary(超凡,分数96以上)”评价,在圣朱利安乃至法国葡萄酒的历史上写下了色彩浓重的一笔。

百年浮沉,波利家族重塑荣光

宝嘉龙城堡在17世纪中后期由龙船庄园(Chateau Beychevelle)分割而来因土壤中富含砾石,得名Beaucaillou”,意为“美丽的小石头”。正是这些小石头构成了葡萄园特有的土壤环境,使其得以孕育出细腻且优雅的葡萄酒。1795年,一位爱好葡萄酒的富商贝特朗·杜克(Bertrand Ducru)购下酒庄,并加上自己的姓氏为酒庄取名为“Ducru-Beaucaillou”,此名一直沿用至今。

杜克接管宝嘉龙城堡后,除了聘请巴黎知名建筑师保罗·阿巴迪(Paul Abadie)对酒庄进行翻新外,还对葡萄园和酒窖进行了巨额投资。在他的精心打理下,宝嘉龙葡萄酒的品质也随之逐年上升。在其本身的卓越品质之上,杜克先生的岳父也对酒庄声誉的传扬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作为波尔多商会(Bordeaux Chamber of Commerce)的会长,他不遗余力地在社会名流中增加宝嘉龙的曝光率,甚至将波尔多商会向与会者提供的白水改为宝嘉龙的葡萄酒。因酿造者的用心及有效的宣传,在1855年的梅多克(Medoc)评级中,宝嘉龙城堡顺利获得二级庄头衔,成为圣朱利安标志性的名庄之一。

图片来源:www.ducrubeaucaillou.com

1866年,波尔多知名酒商纳撒尼尔·约翰斯顿(Nathaniel Johnston)以100万法郎的高价买下宝嘉龙城堡。约翰斯顿接手后,为了应对园内葡萄常被偷采的困扰,在果实表面喷洒硫酸铜与石灰的混合液,从而使其蒙上一层粉状且略带臭味的粉膜。这一无心之举为世界葡萄酒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1880-1890年间,波尔多地区根瘤蚜虫病害肆虐,葡萄园深受其害,而宝嘉龙城堡喷洒的此类混合液却能有效地抵抗葡萄蚜虫病,挽救了不计其数的葡萄藤,宝嘉龙城堡也因此愈发声名显赫。后来,约翰斯顿又在酒庄原有的法式城堡两端加建了两座英国维多利亚式塔楼,这便是今天我们所见到的宝嘉龙城堡的完整模样。

夜幕下的宝嘉龙城堡(图片来源:www.ducrubeaucaillou.com)

如果说贝特朗·杜克造就了二级庄宝嘉龙,那么波利(Borie)家族无疑造就了一个超二级庄宝嘉龙。几经易主后,宝嘉龙城堡于1941弗朗西斯·波利(Francis Borie)购入。波利家族一直以纯熟的酿酒工艺和出品优质葡萄酒屹立于波尔多,至今已有跨越五代人的百年历史。入主宝嘉龙后,他们重新种植葡萄,控制葡萄产量,精心筛选葡萄,并对酿酒设备进行翻新,使得酒庄品质在数十年时间内快速提升,恢复了往日历史名庄的辉煌。

酒庄现任庄主为布鲁诺尤金·波利(Bruno-Eugene Borie),他爱好当代艺术、设计、建筑和烹饪,同时也是一位杰出的厨师。布鲁诺将制作美食的热情视为酿酒艺术的自然延伸,对葡萄酒与美食有着独到的见解。红酒世界团队此前拜访宝嘉龙城堡时,布鲁诺先生就曾亲自下厨烹制晚宴,并贴心地准备了适合中国人口味的菜肴,最后还拿出自己收藏的普洱茶给大家品尝。

烹饪中的布鲁诺·波利先生

撇开美食方面的造诣,布鲁诺在葡萄酒酿造和经营方面更是有着不可多得的才能。2003年上任以来,对酒庄酿造工艺、品质把控以及商业宣传等方面都进行了一系列革新与改进深知酿酒贵精不贵多,布鲁诺强调优中选优,并将正牌酒的产量减少了30%50%,借此既进一步提高了产品的声誉,也催生了稀缺性,这是法国奢侈品大牌常用的策略。

此外,布鲁诺还开始使用带有浮凸图案的瓶封和54毫米的橡木塞等,在防伪的同时提高了葡萄酒的辨识度。这一系列卓有成效的举措顺利地使宝嘉龙的品质更上一层楼。如今,在罗伯特·帕克心中,宝嘉龙城堡红葡萄酒的品质可与一级庄相媲美,堪称圣朱利安的拉菲(Lafite Rothschild of Saint-Julien

吉伦特河畔,石子与酒浆的羁绊

宝嘉龙城堡目前总占地两百余公顷,是圣朱利安地区最大的酒庄之一,其中105公顷是葡萄园,其余一百多公顷则为牧场、沼泽以及森林,构成了一个完整而独特的生态体系。葡萄园中种植着75%的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20%的梅洛Merlot)以及5%的味而多(Petit Verdot)。酒庄最大的风土特色在于其所处的位置距离吉伦特河口(Gironde Estuary)很近,且拥有富含砾石的贫瘠土壤。

图片来源:www.ducrubeaucaillou.com

宝嘉龙城堡地处圣朱利安村东侧,坐落于吉伦特河口的上方,俯瞰着宽达5公里的河面,充分受益于河流带来的微气候环境。在吉伦特河与酒庄生态系统的共同调节作用下,宝嘉龙葡萄园的气候相对稳定,较少受到冰雹等极端天气的侵袭。奔流的河水还促进了冷空气的流动,避免其停留在葡萄园上空,大大减少了春季霜冻的风险。

圣朱利安典型的砾石土壤可以追溯到数百万年前的贡兹(Gunz)冰期,来自比利牛斯山脉的白色鹅卵石和泥沙在加龙河(Garonne)裹挟下一路来到吉伦特河口,放慢了脚步在此停泊,日积月累,造就了这里富含大颗粒砾石的土壤。而宝嘉龙的葡萄园正处于砾石土层最为深厚之处,园内遍布着深厚圆润的石头,既有大小如婴儿拳头般的砂岩鹅卵石,也有直径2-3厘米的中等大小砾石,排水性极佳。

图片来源:www.ducrubeaucaillou.com

2018327日,庄主布鲁诺先生作客红酒世界直播间时,曾详细解释这些小石头起到的大作用。首先,石头意味着土壤的贫瘠,而这样的土壤往往能产出高品质的果实,因为葡萄树的根系需要扎得更深,才能汲取土壤中的养分。香自苦寒来的不止梅花,葡萄亦是同理。宝嘉龙葡萄树的根系深达地下6米,产自这种艰苦环境的葡萄酿出的酒也更加浓郁集中,有着迷人的香气和无穷的活力。

除了贫瘠的土壤外,石头也对葡萄的成长过程大有助益。在白天,石头能将光照向上反射给被树叶遮蔽而难以获得光照的葡萄串,帮助葡萄成熟;夜间时,这些石头还可以把白天储存的热量再释放给葡萄树。许多顶级葡萄园的土壤中都有石头,在宝嘉龙则更是遍地可寻。可以说,没有这些石头,也就没有宝嘉龙明朗而坚实的美酒。

宝嘉龙常将葡萄园中的石头印上酒庄标志,赠予来访者(图片来源:Chateau Ducru-Beaucaillou)

品味馥郁,从葡萄园传递至酒瓶中的阳光雨露

每一瓶宝嘉龙葡萄酒不仅是酿造者心血的结晶,更是风土的完美表达,诉说着阳光、雨露和汗水的故事。宝嘉龙的葡萄树平均树龄为35年,种植密度为10,000/公顷。高种植密度在葡萄株之间形成竞争,有利于降低产量,从而提高果实质量。酒庄沿用双居由式剪枝法(Double Guyot Pruning)、手工疏叶和绿色采收等传统的管理方式。

图片来源:www.ducrubeaucaillou.com

所有的葡萄果实都通过手工采摘,经分拣、除梗和压榨之后并不会立即启动发酵,而是先进行7天左右的冷浸渍(Cold Maceration)。这样可以萃取更多的颜色和风味物质,酿出的葡萄酒也更加色泽迷人,风味馥郁。针对不同地块出产的葡萄果实,在酒精发酵过程中会选用不同大小的不锈钢发酵容器,并设定不同的发酵温度。

庄主布鲁诺曾说,“我们想酿造的是风格优雅和谐,余味曼妙悠长的葡萄酒。”为了突出纯净的果味和柔和的口感,酒庄在酿造时会轻柔地进行淋皮、压帽和倒罐,使酒液和氧气接触的同时避免萃取过多单宁。这其中的道理与泡茶如出一辙,茶叶在水中浸泡愈久,其中的风味物质也浸出愈多,喝起来可能就越涩口。

图片来源:www.ducrubeaucaillou.com

酒精发酵结束后,酒液会转移至水泥罐中进行苹果酸乳酸发酵Malolactic Fermentation,之后再转入新桶比例为75%-90%的法国橡木桶中进行陈酿。大多数波尔多酒庄的陈酿时长都在12-18个月,而宝嘉龙则为1820个月,这种方式很传统,且十分耗费人力物力。其酒液本身风味浓郁,因此橡木桶的味道并不会盖过陈酿其中的葡萄酒原本的香气和风味。甘美的酒液在橡木桶的包裹中升华,相互融合得恰到好处,成酒结构精良,风味均衡。

源自冰川时代的砾石造就了宝嘉龙城堡的坚毅精神,永不止步的匠人品格则推动着酒庄前进的步伐。在得天独厚的风土条件下酿造出的葡萄酒,饱含能量与热情,沿着时间的刻度尺静静流淌,只待开瓶的那一瞬间为享用者带来梦境般的无限愉悦宝嘉龙城堡优异的品质正如其酒标一般,在法国葡萄酒版图中留下了一抹明亮而馥郁的铬黄色。(文/River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

   “红酒世界网”是全球葡萄酒搜索平台,华人圈中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时尚生活网站。关注微信号“wine-world”,搜索酒款酒庄,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葡萄酒。

探索宝嘉龙的本质:高雅、匀称、平衡、优雅且卓越

作为梅多克(Medoc)四大产酒村之一,圣朱利安(Saint-Julien)虽没有一级庄,但这里85%的葡萄园归属于列级庄(Grand Cru Classe),其中最优秀的几家甚至可与一级庄比肩。今天我们的主角便是圣朱利安“超二级庄”的领头羊之一——宝嘉龙城堡(Chateau Ducru-Beaucaillou)。

宝嘉龙城堡在1855分级(1855 Classification)中位列二级庄,地处圣朱利安,北邻波雅克(Pauillac),南接玛歌(Margaux),其葡萄酒风格正是结合了二者的优点,集力量和优雅于一身,被誉为“圣朱利安的精华及典范”。自20世纪后半叶以来,在波利(Borie)家族的掌管下,酒庄生产的顶级美酒层出不穷,频揽名家盛赞,宝嘉龙城堡也因此跻身“超二级庄”之列。

有着“葡萄酒皇帝”之称的著名酒评家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对宝嘉龙向来毫不吝惜赞美之词,他形容道:“宝嘉龙的本质是高雅、匀称、平衡、优雅而卓越的”。自1982年起,宝嘉龙城堡红葡萄酒8次获得帕克的“Extraordinary(超凡,分数96分及以上)”评价,在圣朱利安乃至法国葡萄酒的历史上写下了色彩浓重的一笔。

百年浮沉,波利家族重塑荣光

宝嘉龙城堡在17世纪中后期由龙船庄园(Chateau Beychevelle)分割而来,因土壤中富含砾石,得名“Beaucaillou”,意为“美丽的小石头”。正是这些小石头构成了葡萄园特有的土壤环境,使其得以孕育出细腻且优雅的葡萄酒。1795年,一位爱好葡萄酒的富商贝特朗·杜克(Bertrand Ducru)购下酒庄,并加上自己的姓氏为酒庄取名为“Ducru-Beaucaillou”,此名一直沿用至今。

杜克接管宝嘉龙城堡后,除了聘请巴黎知名建筑师保罗·阿巴迪(Paul Abadie)对酒庄进行翻新外,还对葡萄园和酒窖进行了巨额投资。在他的精心打理下,宝嘉龙葡萄酒的品质也随之逐年上升。在其本身的卓越品质之上,杜克先生的岳父也对酒庄声誉的传扬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作为波尔多商会(Bordeaux Chamber of Commerce)的会长,他不遗余力地在社会名流中增加宝嘉龙的曝光率,甚至将波尔多商会向与会者提供的饮用水改为宝嘉龙的葡萄酒。因酿造者的用心及有效的宣传,在1855年的梅多克评级中,宝嘉龙城堡顺利获得二级庄头衔,成为圣朱利安标志性的名庄之一。

图片来源:www.ducrubeaucaillou.com

1866年,波尔多知名酒商纳撒尼尔·约翰斯顿(Nathaniel Johnston)以100万法郎的高价买下宝嘉龙城堡。约翰斯顿接手后,为了应对园内葡萄常被偷采的困扰,在果实表面喷洒硫酸铜与石灰的混合液,从而使其蒙上一层粉状且略带臭味的粉膜。这一无心之举为世界葡萄酒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1880-1890年间,波尔多地区根瘤蚜虫(Phylloxera)病害肆虐,葡萄园深受其害,而宝嘉龙城堡喷洒的此类混合液却能有效地抵抗根瘤蚜虫病,挽救了不计其数的葡萄藤,宝嘉龙城堡也因此愈发声名显赫。后来,约翰斯顿又在酒庄原有的法式城堡两端加建了两座英国维多利亚式塔楼,这便是今天我们所见到的宝嘉龙城堡的完整模样。

夜幕下的宝嘉龙城堡(图片来源:www.ducrubeaucaillou.com)

如果说贝特朗·杜克造就了二级庄宝嘉龙,那么波利(Borie)家族无疑造就了一个“超二级庄”宝嘉龙。几经易主后,宝嘉龙城堡于1941年被弗朗西斯·波利(Francis Borie)购入。波利家族一直以纯熟的酿酒工艺和出品的优质葡萄酒屹立于波尔多,至今已有跨越五代人的百年历史。入主宝嘉龙后,他们重新种植葡萄树,控制葡萄产量,精心筛选葡萄,并对酿酒设备进行翻新,使得酒庄出产的葡萄酒品质在数十年时间内快速提升,恢复了往日历史名庄的辉煌。

酒庄现任庄主为布鲁诺尤金·波利(Bruno-Eugene Borie),他爱好当代艺术、设计和建筑,同时也是一位杰出的厨师。布鲁诺将制作美食的热情视为酿酒艺术的自然延伸,对葡萄酒与美食有着独到的见解。红酒世界团队此前拜访宝嘉龙城堡时,布鲁诺先生就曾亲自下厨烹制晚宴,并贴心地准备了适合中国人口味的菜肴,最后还拿出自己收藏的普洱茶给大家品尝。

烹饪中的布鲁诺·波利先生

撇开美食方面的造诣,布鲁诺在葡萄酒酿造和经营方面更是有着不可多得的才能。自2003年上任以来,他对酒庄酿造工艺、品质把控以及商业宣传等方面都进行了一系列革新与改进。深知酿酒贵精不贵多,布鲁诺强调优中选优,并将正牌酒的产量减少了30%50%,借此进一步提高了产品的声誉。

此外,布鲁诺还开始使用带有浮凸图案的瓶封和54毫米的橡木塞等,在防伪的同时提高了葡萄酒的辨识度。这一系列卓有成效的举措顺利地使宝嘉龙城堡葡萄酒的品质更上一层楼。如今,在罗伯特·帕克心中,宝嘉龙城堡红葡萄酒的品质可与一级庄相媲美,堪称“圣朱利安的拉菲(Lafite Rothschild of Saint-Julien)”。

吉伦特河畔,石子与葡萄酒的羁绊

宝嘉龙城堡目前总占地200多公顷,是圣朱利安地区最大的酒庄之一,其中105公顷是葡萄园,其余100多公顷则为牧场、沼泽以及森林,构成了一个完整而独特的生态体系。葡萄园中种植着75%的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20%的梅洛(Merlot)以及5%的味而多(Petit Verdot)。酒庄最大的风土特色在于其所处的位置距离吉伦特河口(Gironde Estuary)很近,且拥有富含砾石的贫瘠土壤。

图片来源:www.ducrubeaucaillou.com

宝嘉龙城堡地处圣朱利安村东侧,坐落于吉伦特河口的上方,俯瞰着宽达5公里的河面,充分受益于河流带来的微气候环境。在吉伦特河与酒庄生态系统的共同调节作用下,宝嘉龙葡萄园的气候相对稳定,较少受到冰雹等极端天气的侵袭。奔流的河水还促进了冷空气的流动,避免其停留在葡萄园上空,大大减少了春季霜冻的风险。

圣朱利安典型的砾石土壤可以追溯到数百万年前的贡兹(Gunz)冰期,来自比利牛斯山脉的白色鹅卵石和泥沙在加龙河(Garonne)裹挟下一路来到吉伦特河口,放慢了脚步在此停泊,日积月累,造就了这里富含大颗粒砾石的土壤。而宝嘉龙的葡萄园正处于砾石土层最为深厚之处,园内遍布着圆润的石头,既有大小如婴儿拳头般的砂岩鹅卵石,也有直径2-3厘米的中等大小砾石,排水性极佳。

图片来源:www.ducrubeaucaillou.com

2018327日,庄主布鲁诺先生作客红酒世界直播间时,曾详细解释这些小石头起到的大作用。首先,石头意味着土壤的贫瘠,而这样的土壤往往能产出高品质的果实,因为葡萄树的根系需要扎得更深,才能汲取土壤中的养分。香自苦寒来的不止梅花,葡萄亦是同理。宝嘉龙葡萄树的根系深达地下6米,产自这种艰苦环境的葡萄酿出的酒也更加浓郁集中,有着迷人的香气和无穷的活力。

除了贫瘠的土壤外,石头也对葡萄的成长过程大有助益。在白天,石头能将光照向上反射给被树叶遮蔽而难以获得光照的葡萄串,帮助葡萄成熟;夜间时,这些石头还可以把白天储存的热量再释放给葡萄树。许多顶级葡萄园的土壤中都有石头,在宝嘉龙则更是遍地可寻。可以说,没有这些石头,也就没有宝嘉龙明朗而坚实的美酒。

宝嘉龙常将葡萄园中的石头印上酒庄标志,赠予来访者(图片来源:Chateau Ducru-Beaucaillou)

品味馥郁,从葡萄园传递至酒瓶中的阳光雨露

每一瓶宝嘉龙葡萄酒不仅是酿造者心血的结晶,更是风土的完美表达,诉说着阳光、雨露和汗水的故事。宝嘉龙的葡萄树平均树龄为35年,种植密度为10,000/公顷。高种植密度在葡萄株之间形成竞争,有利于降低产量,从而提高果实质量。酒庄沿用双居由式剪枝法(Double Guyot Pruning)、手工疏叶和绿色采收等传统的管理方式。

图片来源:www.ducrubeaucaillou.com

所有的葡萄果实都通过手工采摘,经分拣、除梗和压榨之后并不会立即启动发酵,而是先进行7天左右的冷浸渍(Cold Maceration)。这样可以萃取更多的颜色和风味物质,酿出的葡萄酒也更加色泽迷人,风味馥郁。针对不同地块出产的葡萄果实,酒庄在酒精发酵过程中会选用不同大小的不锈钢发酵容器,并设定不同的发酵温度。

庄主布鲁诺曾说,“我们想酿造的是风格优雅和谐,余味曼妙悠长的葡萄酒。”为了突出纯净的果味和柔和的口感,酒庄在酿造时会轻柔地进行淋皮、压帽和倒罐,使酒液和氧气接触的同时避免萃取过多单宁。这其中的道理与泡茶如出一辙,茶叶在水中浸泡愈久,其中的风味物质也浸出愈多,喝起来可能就越涩口。

图片来源:www.ducrubeaucaillou.com

酒精发酵结束后,酒液会转移至水泥罐中进行苹果酸乳酸发酵(Malolactic Fermentation),之后再转入新桶比例为75%-90%的法国橡木桶中进行陈酿。大多数波尔多酒庄的陈酿时长都在12-18个月,而宝嘉龙则为1820个月,这种方式很传统,且十分耗费人力物力。其酒液本身风味浓郁,因此橡木桶的味道并不会盖过陈酿其中的葡萄酒原本的香气和风味。甘美的酒液在橡木桶的包裹中升华,相互融合得恰到好处,成酒结构精良,风味均衡。

源自冰川时代的砾石造就了宝嘉龙城堡的坚毅精神,永不止步的匠人品格则推动着酒庄前进的步伐。在得天独厚的风土条件下酿造出的葡萄酒,饱含能量与热情,沿着时间的刻度尺静静流淌,只待开瓶的那一瞬间为享用者带来梦境般的无限愉悦。宝嘉龙城堡优异的品质正如其酒标一般,在法国葡萄酒版图中留下了一抹明亮而馥郁的铬黄色。

点此购买宝嘉龙城堡红葡萄酒,跨境电商更优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

   “红酒世界网”是全球葡萄酒搜索平台,华人圈中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时尚生活网站。关注微信号“wine-world”,搜索酒款酒庄,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葡萄酒。